医师感染数据曝光,已有6人去世,拿什么保障医护人员的安全?

2020-02-13
2430
2月10日上午11点18分,知名移植专家、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林正斌教授,因感染新冠肺炎辞世,享年62岁



“宋主任,我上呼吸机了,救救我。”几天前,林正斌教授向其同事感染科主任医师、湖北省疫情防控专家组成员宋建新发送了求救信息!之前林医生的身体一直很好,没有基础病,但还是都没想到新冠肺炎夺走了他的生命。


到目前为止,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已有6名。


2月8日,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出现院内新冠肺炎感染。确诊感染感染人数有80人,有大约50名患者和30名医务人员,其中包括一名副院长以及多名科主任、护士长。


在之前,武汉红会医院在二月初该院3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住院,还有30多名医护人员被隔离将近六分之一的医护人员不能上班,剩下的医护人员,不管是来自骨科、妇产科、消化内科还是内分泌科,经过紧急培训后全部转岗为呼吸科医生,像“炮弹”一样往里填。


四川医疗队来接管时,才让这家医院正常运转起来。


医护的感染也不只是发生在武汉、湖北,有病人的地方,就有医护感染的风险2月3日,北京复兴医院心内科重症监护室确诊9例新冠病毒感染,其中医护人员5例,住院患者4例。


2月7日,国际医学期刊JAMA杂志在线发表了一篇论文,报道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的138例患者的临床观察数据[1]。在这些数据里,有一个数据引起了格外的注意:138名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中,有40名医护人员,占所有病例数的29%。


在受感染的医护人员中,主要是在普通病房的医护,有31名,占77.5%,其余的医护来自急诊科和ICU,分别占17.5%和5%。


在不久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也发表过一份对425个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调查报告[2]。从这份报告中可以看出,在1月1日之前发病的确诊病例中,都没有医护;但是在1月1日~11日之间,确诊患者中医护人员比例达到了3%;在1月12日之后,这个比例更是增加到了7%


就在几天前,网上流传出了这样一张来自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的图片,显示武汉市13家医院中,总共有501名医务人员确诊感染新冠病毒,还有其他600例为疑似病例。


医护人员每天接触病人,有一定的感染风险,但在民众的印象中,医护有专业知识和防护措施,不会想到有那么多的医护会被感染。


据一份内部数据统计,医护人员被感染的情况相当惊人。武汉市医务人员感染新冠病毒的统计中,只统计报告15例以上确诊医务人员的医院的数据,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数合计已逾1000人!其中武汉协和医院确诊人数过百人!


但全国各地医院医护人员受感染情况,据不同的管道爆出的医护人员数据,相加至少有将近2000多例。这还是不完全统计。这些数据背后带着血淋淋的事实,也就是说,医院与医生,成为了这次NCP肺炎感染的重灾区。


为何那么多的医护人员受到感染



与李文亮和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的医护情况类似,在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因为没有做好相应的防护,是导致医护感染病毒的一个重要原因。而被感染的医护,又有可能感染其他的医护和患者。


但是在疫情已经很明了,“人传人”的风险广为人知之后,由于全民恐慌的抢购,很多在一线面临高风险的医护人员,没有充足的防护。


医护人员发病最多的武汉协和医院,在一月底出现防护物资紧缺,不得不在社交媒体以医院或个人的名义募集防护服、口罩。“协和医院Do先生”在微博上说,医院物资“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一直到2月1日,“华中科技大学”的微博上,才贴出捐赠物资由直升机空降到武汉协和医院的消息。


没有防护服和口罩,就像冷兵器时代冲锋陷阵的士兵没有了盾牌,这仗怎么打?


即使防护服不缺,但是因为每天面对太多的感染机会,医务工作者一不小心,还是会有被感染的风险。


根据卫健委的数据,中国每千人口医生和护士数分别为2.59人和2.94人。按照医护人员在人口中的比例计算,如果吃瓜群众平均每人少用一个N95,每个医护人员就可以多有15~20个口罩。


面对病毒,这不只是医护的战争,也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战争。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也许渺小,但是却可以堵住病毒无孔不入的攻击。


我们的努力,不仅仅在于要克服自己内心的恐惧,也在于需要改变一些有利于病毒传播的生活习惯。


黄朝林是金银潭医院的业务副院长,他的抗疫战斗从2019年12月29日开始,此后一直没有回过家。


但是,就在1月22日,黄朝林的身份从医生变成了患者:他生病了,新型冠状病毒核酸结果检查为阳性。


仔细回忆之下,黄朝林认为唯一暴露于感染的机会只有一次,发生于之前的某一天晚上11点。当时他完成了一天的抢救工作,褪去了防护服,取下了长时间戴着的N95口罩。他想让因被口罩挤压而发痛的面部恢复一下,也想吸几口新鲜空气。


突然而至的不只是新鲜的空气,也有一对30多岁的男女,扑通跪在黄朝林面前。黄朝林赶紧弯腰把他们扶起来,一问才知道是某危重患者的女儿女婿。黄朝林无法将刚摘下来的口罩戴回去,因为这对夫妻分别拉住了黄朝林的两只手,仿佛那就是危重患者的救命稻草。


三天之后,这对夫妻两也确诊是感染者!而因为工作过于劳累抵抗力下降的黄朝林,随后也发病了,而且因血氧饱和度不到93%,被诊断为重症。


所幸的是,黄朝林参加了“克立芝”的临床试验,在经历了腹泻、恶心、呕吐等副作用之后,病情终于在10多天之后稳定。


黄朝林自身的故事,没有来得及写进科研论文,但因为有记者采访,登载在了武汉晚报上。



面对这种现实的情况,我们应该怎么办


我郑重呼吁,不能以任何方式,变相地要求医护人员在没有条件的情况下,所谓的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完全不科学的!病毒无情,抗疫必须遵从科学原则!


关于科学救灾,许多人应该还记得,几年前某个地方发生惊天动地的大爆炸。现场指挥的领导,根本没有消防专业知识,完全不遵从科学精神,只是一味地要求消防队员往上冲,结果造成惨重的人员伤亡!这种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在这次抗疫战役中不能再次发生!我们一定要避免无条件地要求医护人员冲在第一线,我们一定要坚持科学、安全施救原则!我们的舆论导向不能对医护人员进行变相的道德绑架!如果没有充分的、确保安全的防护,医护人员就不应该应该暴露在病毒面前!大疫当前,这不应该看做是一种奢侈,这是坚持科学的精神!


即使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看,也必须极端重视对这些医护人员的保护。他们是抗击疫情的最宝贵的资源,是我们全国人民的依靠!他们不能倒下!他们必须得到最严格的保护!


疫情并不分前线与后方。病毒完全会背后包抄。在当前疫情传播非常复杂的态势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确保,病毒不会在诸如广州、深圳、北京、上海之类的超级大都市,开辟恐怖的第二战场。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只是一种可能性——这种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那时谁来保护我们?我们又能够再从哪里调集大批专业的医护人员呢?我们必须正视这个现实的问题!


为此,从现在开始,除了必须千方百计地调集医用防护物资到疫情最严重的地区,切实解决物资缺口的问题,还必须采取以下措施,切实保护好我们战斗在一线的英雄的医护人员。

_

为此:

1、严格坚持科学施救原则。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要求医护人员在没有充分安全防护的情况下开展工作。


2、作为保护医护人员的一项特殊措施,要每日公布感染或疑似感染病毒的医护人员的准确数字,并且把尽量降低这一数字作为一个重要的争取目标。


3、确保一线医护人员有合理休息时间,不鼓励不倡导医护人员长时间超负荷地开展工作。医护人员也是人,过度的疲劳会损害他们的健康,降低他们的免疫力。为此,需要建立一线医护人员轮休制度。


4、对任何具有疑似症状的一线医护人员,一律立即撤回其派出城市,给予最好的医疗保障。这必须作为一项铁的纪律来执行。因此绝对不能搞什么轻伤不下火线之类的不科学的做法。


5、对参与疫情防控的一线医护人员给予高额的专项补贴,体现公平。


6、建立或者补充针对抗疫第一线人员的专项保障基金和保险。呼吁各大保险公司,分工合作,对医护人员免费给予最高额度的保险保障。这也是保险公司履行社会责任的最佳时刻。

前几日,一幅素描感动了所有的人:一个医护人员,逆行前往抗疫一线。旁边配有文字: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多么感人的话语!但如果没有实际的保障措施,我们这种感动最终会证明是廉价的。


我们必须拿出切实的措施,保护好我们的医护人员!


直播推荐

查看更多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查看详情

免费试听

查看更多
李华的故事(执业药师篇)
李华的故事(执业药师篇) 查看详情

考试辅导

查看更多
VIP12000(324)
VIP12000(324) 查看详情
微信公众号:百通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