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又遭澳洲泳坛传奇炮轰,以“嗑药”为名义的诽谤,该收手了!

2019-09-19
2246

7月23日,在光州游泳世锦赛上,孙杨夺得男子200米自冠军。但在颁奖仪式中,又上演了类似霍顿的丑陋一幕——获得铜牌的英国选手斯科特·邓肯拒绝和孙杨以及亚军获得者合影。


7月24日,澳大利亚82岁泳坛传奇道恩·弗雷泽在采访时做出“支持霍顿,孙杨不应该再参加游泳比赛”“如果我在场的话,我会在背后踢他”等言论。道恩·弗雷泽是世界名将,她曾连续三届奥运会获得女子100米自由泳金牌。


对此,国外网友怒怼:没素质,“你并不是法官”!


1


某些国外选手认为:


孙杨“拒检”一事未决前没有参赛权


为何出现这样的情况,为何霍顿等人会如此对待和抵触孙杨?


这次事件的直接起因发生在去年的9月4日,国际反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公司,此公司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找来提供服务的机构)的三名人员对孙杨进行赛外药检,孙杨方(团队以及保安人员等)在质疑对方资质之后拒检。


孙杨律师方在随后的声明中指出,IDTM的工作人员不仅无法提供其机构对此次检查的授权文件,而且血检官和尿检官也提供不出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血检官无法提供护士执业证,这是一次完全违规的操作。不管怎样,这次针对孙杨的药检未能完成。


之后,国际泳联(FINA)在调查后裁定孙杨在此过程中“无过错”,但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对此并不买账和认同。于是今年3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就“孙杨拒检”一事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提起上诉。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将会在9月的某个时候举行听证会,因为听证会9月才举行,而光州游泳世锦赛是7月开赛,部分国外选手认为孙杨在“拒检”一事未决的前提下没有参赛权,这才有了他们对孙杨一系列的言论和举动。


2


澳大利亚国家媒体:


说出了公道话


然而,有意思的是,澳大利亚一家媒体发了这样一篇文章——《泳坛巨星孙杨一直被喷“嗑药骗子”,但事实真是这样吗?》


截图 via abc.net.au。这家媒体正是是澳大利亚的国家公共广播机构——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它总部设在悉尼,由政府出资,向澳大利亚和海外提供电台、电视、互联网服务。


文章一开头就直指霍顿本人的资格问题,并在后面简短的介绍了下孙杨作为对比。


很多澳大利亚人都关注着里约奥运冠军马克·霍顿的一举一动,虽然他没能获得此次光州世锦赛任何一项赛事的参赛资格,但仍被选中。


大家也都将关注霍顿曾在奥运会上击败的男人——来自中国的卫冕世界冠军孙杨,他被广泛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自由泳运动员之一。


文章接着写道,西方媒体大肆渲染孙杨不配合药检的事情,不少运动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露出鄙夷和质疑的意思。然而,这些人“似乎都没有真正读过官方调查的详细结果”。


是的,是有一份报告的,反兴奋剂法庭裁定这位中国游泳运动员并无过错。为什么放他走?因为药检人员自己没有遵循程序。


以下是事发当晚的时间线:


2018年9月4日晚上11点左右到达孙杨家进行测试的,共有三名人员,其中只有一人有药检资质。


孙杨抽了血,但在填写文件时发现有异样,于是对此提出了质疑。


当检验人员未能提供满意的答复,孙杨给教练、中国游泳代表团团长和律师分别打了电话,所有人都建议他不要在不正确的文件上签字。


报告上写着:最初收集(后来销毁)的血样未经正当程序收集,不是正规“样本”…因此,IDTM(国际泳联委托的在中国给运动员做检测的公司)于2018年9月4日采集的血样无效。


此外,当时还有一名兴奋剂检测助理(DCA, Doping Control Assistant)在未获得许可的情况下对孙杨进行拍摄。报道指出,这种行为非常不恰当,也不专业。运动员在陪护下提供尿样之前,检测助理做出这种不合理行动,足以让他被终止参与检测的资格。如果在场没有其他男性检测助理协助采集尿样,就应该放弃采集。


一旦这些事实确立,运动员完全有理由拒绝与兴奋剂检测助理进一步接触。


除了这名兴奋剂检测助理(DCA)举止不当,采血助理(BCA)的资质也受到孙杨方面怀疑。


孙杨的随行人员询问了采血护士的资格,该护士被称为采血助理(BCA)。


对于孙杨提出缺乏资质的疑点,国际泳联没有要求(采血助理)提供证据来反驳。最终,采血助理没有在听证会上作证,也没有回答孙杨的任何问题。


采血助理是否有正规资质从运动员身上抽血,兴奋剂调查小组对此严重存疑。


凌晨3点左右,也就是药检开始的4个小时后,孙杨一方,包括他的母亲、医生和他们一家所在小区的保安,决定不信任检测人员,并拒绝让他们带走血样。


最终,调查小组得出结论:孙杨没有违反反兴奋剂规定。


国际泳联(FINA)接受了该调查结果,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对此结果不予认可,并向体育仲裁法庭(CAS)提出上诉。该机构并未推动法庭在世锦赛开赛之前审理此案,因此孙杨可以参赛。


ABC指出,很多媒体拿“兴奋剂欺骗”来做标题吸引眼球,还声称孙杨面临的是“终身禁赛”。但他们没有说的是,他也可能被证无罪。


在报道最后,记者向所有运动员发问:如果那天晚上是你,面对三个兴奋剂检测人员,只有一个有资质,另一个未经许可拍了你的视频,还有一个在你意识到程序有问题之前就抽了你的血,你会怎么做?


如今我们所知道的是,一项独立调查证明,并不是这名游泳运动员没有通过药检,而是反兴奋剂系统没有通过孙杨的考评。


这样一篇与本国大部分运动员和网友站在对立面的文章,迎来的当然只有一阵炮轰。不少人指责作者Tracey Holmes胳膊肘往外拐,利用自家平台帮对手说话。


面对所有质疑她过度解读报告的话,Tracey都只回了一句:报告全文网上可获取,请自己读一遍。


3


周继红:


凭猜测传闻玷污运动员清白,不可理解不能接受


7月24日晚,中国游泳协会主席周继红表示,中国游泳选手在本届游泳世锦赛上奋力拼搏表现突出,针对外界非议孙杨的情况,周继红表示“不可理解、不能接受”。


对此周继红指出:“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在不明真相、并且在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已经做出‘孙杨没有违规’裁决的前提下,仅凭猜测和传闻,公开玷污一名优秀运动员的清白,表现出了偏见和不理智。在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举行听证会前,澳大利亚游泳协会公开支持这种行为不可理解、不能接受,这是对国际泳坛和对体育规则的践踏,是对运动员的粗暴伤害。”


“任何人都应该遵守相关规定,没有权利‘当判官’。”周继红说。


4


“拒检”事件9月判决:


届时事实会还所有人真相


事实上,从孙杨17岁第一次登上世锦赛的赛场(2007年墨尔本)至今,获得的11枚世锦赛金牌、3枚奥运会金牌都证明他无愧于这个领域内的最强者,成就早已超过他曾经敬仰的澳大利亚运动员哈克特。在孙杨的职业生涯中,仅有一次在兴奋剂检测上出问题,还是在国内的游泳赛事上国内自检时发现的。


那是在2014年5月全国游泳冠军赛时,孙杨接受赛内检查,结果A瓶尿样中发现违禁物质曲美他嗪。因为孙杨患有心肌缺血,需要用药物“万爽力”进行治疗,这种药物中含有违禁成分曲美他嗪。这种药物2013年底之前是可以使用的,2014年1月1日起才被列为违禁药物。中国有关方面并没有及时更新“运动员使用药物指南”,责任并非全在孙杨。待中国泳协向国际泳联和国际反兴奋剂机构告知此事之后,得到的指导意见是“可以提出警告”,并没有提出要进行禁赛处罚,其服用原因“误服”也被认可。但中国泳协还是给予孙杨禁赛三个月的处罚。


就是这样一件事被霍顿抓住不放,连续多年在多个场合对孙杨进行攻击,连同去年的“拒检”事件,成为霍顿等人口中的把柄。而众所周知的事实是,霍顿在澳大利亚的全国选拔赛中本来没有代表澳大利亚参加光州世锦赛的资格,却“走后门”入选代表团。而且在霍顿等人眼中,其澳大利亚前辈索普的兴奋剂违规事件,霍尔姆斯、格罗维斯等游泳名将一年逃避三次药检被处罚等可以不闻不问不提,唯独只瞄着孙杨。


如今,我们需要做的是等待,等待9月份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判决,希望那时事实会还所有人一个真相。


国格小的国家,不必和他争,他们的路直直地通向悬崖边,不自省,谁也救不了。就让跪着的人跪着,矮的人矮着,我们不动声色地努力,用成绩用实力说话,那些打不倒我们的,终会让我们更强大。


相关推荐

直播推荐

查看更多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查看详情

免费试听

查看更多
【真题汇编】中医执业/助理(2020)
【真题汇编】中医执业/助理(2020) 查看详情

考试辅导

查看更多
VIP12000(324)
VIP12000(324) 查看详情
微信公众号:百通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