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被拷"事件后续?上海各大医院不再允许加号,一律预约!

2019-09-23
2419

 4月24日,上海仁济医院发生了胸外科知名专家赵晓菁医生被使用警械强制传唤的事件,至今已过去6天了。目前,网传事件又有了新进展。实际上,说事件有了新进展并不贴切,因为当前事件调查并未有任何消息或结果。

  

  29日下午,一位网名为抗肿瘤小师姐的网友在微博发文,称:(上海仁济医院事件)终于有了后续,结果就是上海大医院再也不给加号了......一了百了,甭管哪地哪国来的,乖乖排队,再可怜也不给拿号了。坏人做了坏事,反而害了普通大众。

  

  发文配图标识为上海华山医院。从图片来看,此系一张诊室或检查室的大门,门上贴着两则提示信息 ——

  

  一则:专家门诊概不加号  一律预约

  

  二则:凭当日挂号单到号入内就诊  一律不照顾

  

  另外,还有一副相关的截图在网上流传开来,此图来自上海瑞金医院,标题为《关于落实实名制就医告医务人员书》,内容如下:

  

  各位尊敬的医务人员:

  

  请严格执行实名制就医相关规定,医生诊间及医技检查部门须仔细核对病人的身份信息后进行诊疗或检查。为了您的善心不被人所利用,请不要为他人随意加号或提供其他形式的就诊便利。

  

  让我们携手应对,共同维护规范、和谐的就医秩序,谢谢!

  

  瑞金医院门诊部

  

  前不久刚发生仁济医院的事件,而今传出这般敬告,几乎可以认定:这便是该事件发生后的副作用、负效应。有细心研究的朋友说网传图片是以前发过的公告,和这次事无关,但仍然具有一定的社会意义!

  

  按正常思维来讲,在当日就诊号已满、当值医生好心给一个远道而来的患者加号,本是一个应该令该患者感恩戴德的事情,谁知却倒头来被医闹和医暴,到头来却遭受到了当地出警人员的暴力执法,医生心里受伤,以后选择拒不加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作为单位,为防止此类恩将仇报的事情再次发生,作出要求员工不得加号的规定也在情理之中。

  

  归根溯源,事情的起因或者导致今天结果的根源在于那个恶质的患者夫妇以及拙劣执法的警务人员。从此以后,这里的医生再也无须顾不上吃饭、加班加点给患者看病了,再也不用动不动就触发恻隐善心为那些或许可怜的患者擅自加号了。如此,便彻底断了那些错过了挂号或挂不上号而迫切求医患者的希望或念想;归根到底,失去机会的、彻底断绝了一丝希望、真正受损、受伤的还是患者。

  

  法制日报竟这样评论上海“铐医事件”:一次医生自坏规则的“乌龙”。

  

  简直无语了,又是一个或几个、更或者是一撮春秋写法的高手,避重就轻,不怨患者夫妇毫无感恩之心,不怪处警人员的拙劣执法,竟将事情的罪过统统归于好心的医者。低级红,高级黑,也真是没谁了!也真是枉了一个冠冕堂皇、公正大上的名字!

  

  医务工作者也是人,医者仁心不说,在法定的工作时间内尽职尽责,完全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而今,加班加点的非常状态回归按时下班的常态,他人没有资格瞎嘚嘚。

  

  那些排不上队、挂不上号、看不上病的人们,无论是心地善良的同胞,还是黑医仇医的渣滓们,只能乖乖地等着。—— 有规则,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对于仁济医院事件带来的影响来讲,现在表现在上海,也许,不久的将来是广州,是福州,是聊城 ...... 是全国!

  

  聊城“假药门”事件杀死了医生一心为患的善心,导致数万的患者无“药”可医;上海仁济医院事件伤害了医者同情患者的好心,造成号满为止、绝无可求。

  

  ·加号从何而来?

  

  支持加号也好,支持取消加号也罢,医患双方大多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终极目的也都是希望病有所医,但加号在这个庞大的医疗系统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具体指得又是什么?患者怎样才能加到号呢?

  

  说起这个,不得不提到三年前,一条跟“加号”有关、备受瞩目的举措——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条。

  

  这是2016年5月3日,原国家卫计委发布的《集中整治“号贩子”和“网络医托”专项行动方案》里的一条措施。

  

  方案里提出:严格加号管理。统一号源管理,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条,利用医院信息系统严格加号管理。这意味着,医生失去了私下加号的权力,加号的权限和额度由医院统一管理。同时也严禁医务人员通过商业公司预约挂号加号谋利的行为。

  

  现在,加号现象依然存在,医生依旧可以为病人加号,但其权限纳入了医院管理系统,同时打击了“号贩子”。

  

  而医院之所以有“加号”服务,主要在于供需不平衡,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全国的专家大多分布在北上广等大城市,成千上万的患者涌向城市,只为了那数个专家。

  

  一般来说,加号的来源主要包括三种情况:

  

  一是医生的亲人或朋友,包含直接找医生或间接找医生;二是挂不到号的患者直接在诊室求助医生,请求医生加号;三是复诊的患者重新挂号时间太久或挂号遇到困难,恳请医生加号。

  

  从医生的角度来说,加号牺牲他们的业余时间。一般来说,医院会根据医生固定的工作时长估算出每个医生每次出诊能够处理的病号数,并发放挂号数量,而加号则是占用医生额外的时间,在为挂号病人看诊之后再多看几个病人。

  

  从患者的角度来说,加号有时是救命,有时是无奈,有时是一种人情,有时则代表一种权力。

  

  加号是否应该存在,或者应该以何种形式存在,需要更多人的声音,也需要更多的尝试和实践。

  

  你觉得呢?在留言区说出你的看法吧。


直播推荐

查看更多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2021百通考研新大纲巨变解析【务必进群领取新资料!】 查看详情

免费试听

查看更多
【真题汇编】中医执业/助理(2020)
【真题汇编】中医执业/助理(2020) 查看详情

考试辅导

查看更多
VIP12000(324)
VIP12000(324) 查看详情
微信公众号:百通世纪